那個向美國輸送"彈藥"的中國女作家,到底有什么來頭

來源: 中華軍事 日期:2020-04-11

恭喜方方!

我們的“武漢脊梁”,人民的“好戰士”!

在“為百姓奮戰”了兩個月之后,成功走出國門,用《武漢日記》去薅資本主義羊毛。只要21.99美元,即可看穿“黑暗的中國”。

你們要說她為金錢而站在美帝那邊,我老蔣可第一個不樂意!

一個始終心系百姓利益的人,怎么可能在乎這點錢?!

況且方方很可能坐擁多套房產,以及一套足夠容納一片菜園和花園的大別墅,還在乎這點稿酬?

可能有人注意到了,方方這兩天正和一位署名“明德先生”的博主撕得不可開交。

“明德先生”有圖有真相地寫了一篇文章,擺事實講證據地控訴方方涉嫌房地產暗箱操作。

這篇文章里有大量方方小產權別墅的細節,證據顯示,方方在2003年,以市價十分之一的價格拿下了如今價值過千萬的土地,她的小產權別墅轉正后可能真的會獲利千萬。

兩袖清風一身正氣的“武漢脊梁”,忽然被指“獲利千萬”,吃瓜群眾都不困了,方方說她很吃驚,并表示一定會告明德先生,讓他8號之后不要慫。

明德先生說,盡管放馬過來!并扔下了一波近身攻擊:如果下圖所說屬實,那方奶奶很可能堅信——不知道什么是小產權,我只是占用了郊區8畝閑地,而且我們領導也知道,沒毛病。

告人的和被告的都很硬氣,吃瓜群眾都不知道該站哪邊了,再加上“封城日記”在美國出版,方方的人設搖搖欲墜,從萬眾擁躉到現在聲名狼藉,方方到底干嘛了?

01

一筆一劃,認真打自己的臉

最初的最初,方方希望“記錄下這些細碎,告訴那些有罪的人們,所有人都在為這場人禍付出代價”。

于是從大年初一開始,方方根據她的醫生朋友、朋友的朋友的口述,加一些她自己的主觀感受,描繪出了一個她眼中的武漢。

前幾篇日記還比較真實地描述了疫情初期的情況,寫出了市民求助無門的絕望與恐慌,方方也因此“一戰封神”,被擁躉者奉為“武漢的脊梁”。

但后來她的胃口逐漸變大,所有普通人的痛苦、死亡和磨難,都成了方方筆下最肥美的“食材”,加點“傷痕文學”佐料,借著抗疫前期某些湖北官員失職的武火,一場是非不明的輿論盛宴一直持續至今。

可是,人怕出名豬怕壯,方方的奮筆直書經??夭蛔』鸷?,最嚴重的幾次翻車都在她自己的筆下:

先是用“特權”送自己侄女去機場,日記原文中是交管局派了警察去送人:

遭到網友質疑后她給出的解釋,更像是自己聯系了一個警察朋友幫個忙而已。

絲毫沒有提及武漢26號開始執行的機動車禁行的通告,更沒有說明肖警官平平無奇的私家車,是怎樣行駛在前往機場的通途上的。

方方的醫生朋友說:28歲的廣西援鄂護士犧牲了。

被打臉之后,方方在回應中勉為其難地道了個歉,大有一種替人頂罪的“正義凜然”:

方方的醫生朋友還說:“殯葬館扔得滿地的無主手機”!

沒有配圖,沒有證據,到了外網成了美國媒體的一場狂歡,數字還飆升到了1450萬部手機。

造成這種直接關乎國家名聲的影響,她依舊沒有任何回應。

方方的醫生朋友沒有新消息的時候,指責政府總是錯不了的。

說對了,就是為百姓發聲,說錯了,也算是盡了公民義務,提點政府一下。

她偏偏踩不到重點,她要求“政府要向躺在醫院里苦苦與死神抗爭的五千多重癥病人感恩,是他們的頑強堅持,讓死亡名單數字增長很慢……”

這么說話不怕你的醫生朋友口吐芬芳嗎?

難道病人戰勝疾病是靠自己頑強堅持?

難道不是醫生親手把他們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的嗎?

隨著方方更新得越來越多,大批網友開始醒悟——方方的文章到底有幾分真實性?

之前有文章統計過,方方的60篇“封城日記”總計143613字,醫生朋友出現139次,表示概率的可能、好像、大概出現148次。

這不能不使讀者懷疑方方的小心思——畢竟從一開始,她就給這場疫情定性為。

為了證實這個觀點,她緊咬、、,維持疫情初期的低氣壓,無限放大微觀悲劇,割裂百姓與政府……也因此遭到質疑。

只是方方自己沒有意識到,她已經相信了自己在日記中樹立起的、反官僚、求公開、與“極左分子”抗爭到底的公知形象。

她已經不自覺地顯露出話語霸權,把“極左”的帽子,扣向那些質疑“滿地手機”真實性的、詢問她送侄女去機場細節的、替梁曉霞護士說公道話的讀者。這只是一日一記,你們質疑就是極左。

極左,在方方熟悉的80年代是個很恐怖的詞,被扣上這頂帽子,就是“反革命”、“反改革開放”的罪人,而網友無非是想看看證據,向方方要個而已。

在方方這里,要真實=極左=禍害國家,這是什么邏輯?

02

雙標的公知最可怕

不少人帶著疑慮去扒方方的過往,想了解,方方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?她是怎么想的?

我們從方方過往微博的字里行間,看到了她是一個童真的人:

看到了美國小孩說“殺光中國人”時的率真,而不去想是不是美國的霸權主義滲透到了小孩的教育中。

她還是一個心懷大愛”的人:埃及少年12歲就暢談政治時,她說:未來是屬于他們的。絲毫沒有覺得恐怖。

而當團中央號召青年學生成為發揚網絡文明志愿者時,方方卻換了一套標準:

先是覺得不妥!

后來可能覺得沒發揮好,又補了一發:我們的青年學生要專心學習的,為什么要介入到成年人尚在爭辯的話題中?(所以,埃及的學生不需要學習知識?)

她是真正的“勇士”,敢于直面慘淡的現實:

在中國企業家自掏腰包,就釣魚島事件爭奪話語權的時候,清醒地看出他是個病人。

她敢于正視淋漓的“鮮血”:

給一則呼吁正能量的新聞潑上冷水,把問題直接上升到國家高度,任何改進都是徒勞的。

方方可能就是她朋友口中的——“上天和生活選定那個感受黑暗的人”。所以她可能注定無法真正感受光明。

看上去,方方一直和百姓、和人民群眾站在一邊,又好像從來沒有真正站在一起。

方方這樣的大小姐,本就不是"人民群眾"??!

方方的祖父汪國鎮是個抗戰英雄。

1938年,汪國鎮因不愿意同日本人合作欺壓百姓,被殘忍殺害。民國政府嘉獎了汪家,送了一塊匾,寫著“義烈千秋”。

方方的叔祖父汪辟疆,是當時有名的鴻儒學者,擔任國立南京大學的教授。

還有他的伯父,與蔣經國當年頗有交情,后來蔣家敗退臺灣,關系便就此中斷,而過了半個多世紀后,方方還不忘在文章提及此事。

家族中名人輩出,經濟條件自然優渥,在民國時期的首都南京,汪家就有自己的三層小洋樓。

解放后換成了前后都有院子的小樓,小了很多,汪老爺子并不在乎,但是方方在今天還心有不甘地念叨著。

解放前汪家的優渥生活一直是方方母親所津津樂道的,想必這也潛移默化影響到了方方:出門都坐轎子,多么風光啊。

這份"祖上風光"的榮耀,方方極為在意,帶著名門望族的光環與驕傲,這份優越感從來都沒消失過。

在她的百度百科介紹里,她龐大的家族中,出人頭地的都被列在這個專欄里,沒有名氣的家人則只字未提。

在每一個帶有歷史年代感的話題里,她總是要談及以往的家里的富足,她會懷念只有父親用得起相機的那個年代;

她會在立“吃貨”人設的時候,

小小地炫耀一下自己質樸的特權——出國指標、買的到烤箱;

在方方自認為最困難的五年里,她和朋友自駕游了歐洲,是每天都會走錯路、優哉游哉的那種自駕游:

方方也許從未追求過。

在展現自己優越感的時候,就差像阿Q一樣說一句:“我們先前———比你闊得多啦!你算是什么東西!”。

或許,方方從來都沒覺得自己是群眾,也覺得自己不應該是群眾。方方的內心深處,依然還是那個來自舊時代的大小姐。


    A+
聲明:本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